大澳棚屋畧影—–「類型學」#攝影 簡介(Typology #Photography )

_DSC5985

作品的激情愈小,作品的藝術性愈高!----福樓拜

首先聲明我這幀作品絶非「類型學」攝影,因為我的創作目標並非單純客觀和科學化的分類檔案紀錄。
攝影於我來說不單是工作,更多時侯它是一道門讓我去探索人生、認知並去了解事物形態以外的另一個世界。
所有物象的呈現並非偶然,從無到有都是時間點滴的累積 ,我愛用藝術角度去展現其藴含的意涵。
尤記得讀中二的時候在家露臺的一個小碗,打側地盛著一點水,十來隻小螞蟻低頭圍繞著在喝水,其中一隻不知怎的掉到水裏去,不一會其中一隻螞蟻不顧一切地踏在水面而行,或許是它夠輕盈吧,竟可安然地走到水的中央,並低下頭探進水裏去營救水下的同伴...這些情境我都一一用彩色膠卷紀錄了,放了相並不時拿出來和同學們分享。
這幀"螞蟻探頭入水營救同伴"的相片是攝影啟䝉我心靈的鑰匙。
螞蟻只是昆蟲,一種極低等的生物,是什麽力量驅駛螞蟻奮不顧身去營救同伴呢?

自60年代由德國攝影家貝雪夫婦(Bernd & Hilla Becher)開啟了「類型學」攝影風潮,以一種嚴謹但絕對、個人化且扎實的創作基礎,達到個體的風格呈現,發展出今日享譽國際的攝影美學。
~~~~~~~~~~~~~~~~~~~~~~~~~~~~~~~~~~~~~~~~~~~~~~~~~~~~~~~~~~~~~~~~~~~~~~~~~~~~~~~
從紀實到觀念——貝歇夫婦的類型學攝影 (節錄林路的博客)
伯恩·貝歇(Bernd Becher,1931—2007)和希拉·貝歇(Hilla Becher,1934—  )的攝影可以被認為是一種觀念藝術,類型學的研究,拓撲學的紀實文本。他們的作品可以聯係到20世紀20年代新客觀主義運動,諸如這樣一些大師級人物卡爾·布勞斯菲爾德、(Karl Blossfeldt)奧古斯特·桑德(august sander)以及阿爾伯特·倫格—帕茲奇。這對夫婦的工業構成攝影延續了40年的曆史,成為一種獨立的客觀攝影。他們最為重要的貢獻就是以其關鍵詞“工業考古學”為建築攝影創建了完全不同風格的類型學。

-水塔,煤倉,卷揚機塔,粉碎機,石灰窯,穀物升降機,鼓風機,鋼鐵廠以及工廠外觀。這些構成都依照類型學組合,大部分都呈現出靜態的畫麵,或者大約以12幅影像為一組。貝歇夫婦從1959年開始這一係列的拍攝。他們獲獎無數,包括1990年威尼斯雙年展的金獅獎,2002年的伊拉茲馬斯獎。
當貝歇夫婦後來的一次采訪中被問到:是什麼原因促使他們在50年代後期如此專注於紀實攝影時,他們的回答是:基於曆史的紀實攝影的傳統。如今看來,當年數千幅作品不僅不是一個錯誤的決定,反而是非凡的成功。在經曆了漫長歲月之後,這些作品愈發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具有深沉的力量構成,呈現出逼人的信服力,同時具有獨特的品味。整個係列的作品而且具有驚人的內在的邏輯力量。

更具有啟迪意味的是,這些照片從一開始就有意識地回避了時間的關聯。對於貝歇夫婦的目光來說,他們的技術目標就是“客體”,而非主題。照片僅僅就是取代了客體,然而卻是似乎無法引起感官詞彙的照片。這些客體似乎就是照片的孿生複製,卻成為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有意思的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當年的紀實文本,逐漸演化成一種外在的構成形態,而且後者也模糊了了前者。

據貝歇夫婦當時回憶說,他們恰恰並非以構成的目光來拍攝,因為影像本身就是一種嚴謹的構成存在。他們認為僅僅是選擇了這些可以被捕獲的對象,然後放在畫麵中。尤其是作為訓練有素的攝影家希拉·貝歇來說,深知攝影所具有的對真實的完美的複製功能,它的精確遠遠勝於其他樣式如繪畫——盡管後者技巧的完美勝過前者。最重要的是,以非常自信的中央透視正麵的構成,加上一定的景深效果,展現出攝影對真實細節的複製能力,然而卻區別於人類眼睛觀看事物的感受。甚至最優秀的鏡頭也不可能和人的視覺所具有的適應性和可變性完全匹配,盡管照相機在精心的構成之後,產生了強有力的濃縮和提煉的可能。

正因為我們的觀看常常心不在焉和漫無目標,機械的複製所帶來的對真實明晰的分割從而在很大程度上強化了構成的意味。尤其是這樣一種引起我們關注的方式在攝影之前往往是被人們所忽略的。不用說攝影媒體正是起到了這樣一種將三維的結構轉換成了二維的圖像的效果,其意味是不言而喻的。

然而如何理解攝影家所說的影像是對“已經存在的構成”的說法,必須聯係藝術家對這一說法前後語境加以進一步分析。也就是說攝影作為一種對於真實的直截了當的複製,隻是相對而言的。不管什麼樣的主題,首先需要選擇,包括拍攝的距離,拍攝的角度,所等待的光線,使用的景深,以及剪裁的方式,都是一種主觀的決定。同樣也還和使用的器材設備相關,包括照相機、鏡頭、感光材料、濾光鏡,還包括膠片在暗房衝洗的過程,以及最終照片的發布形式,展覽,出版等等。然而不管主觀的決定如何,貝歇夫婦選擇了一種極簡化的手段,以獨特的方法論創造了給人印象深刻的作品,帶有盡可能的客觀性和中立的立場。而且,時間的過程在這些畫麵中似乎被完全抹去了,思考的空間卻大大延伸了。

是否可以這樣說,貝歇夫婦以巨大的熱情關注曆史和當代工業的複雜關聯,並且以獨特的審美方式加以展現。他們留下的不僅僅是一份曆史的檔案,更重要的是一個時代的獨特感受。其實,早在1901年,對現實主義文學具有傑出貢獻的攝影發燒友家埃米爾·左拉在經過了體驗之後公然宣稱:“依我看來,沒有人可以斷言已經真實地看到了什麼,除非他用照相機拍攝。”與其說攝影是簡單地複製真實,還不如說是照片為呈現在我們面前的東西提供了一種參照。
此外,攝影也已經以其自身的可能注入了一種真實的概念.

~~~~~~~~~~~~~~~~~~~~~~~~~~~~~~~~~~~~~~~~~~~~~~~~~~~~~~~~~~~~~~~~~
貝徹爾夫婦對世界最大的貢獻就是:把係統科學與類型科學相結合,並創建了係列化的可供研究、分析、複原與決策指導方向的秩序化靜態影像係統,這就是:在攝影類型學基礎上的國家視覺檔案係統。目前“視覺檔案係統”已經被歐洲許多國家認可及廣泛應用。

Photo reference:

~~~END~~~~